上坤金榜启程艺考中心
主页 > 艺考关注 > 霸王别姬

霸王别姬

来源:上坤金榜启程艺考中心 发布时间:2019-01-08 15:05:30

 

摘要:在从张公公处回来的路上,他捡了一个弃婴(也即后来的小四子),在这里,小四子刚被捡回来时,师傅说各人有各人的命,然而小豆子还是收养了这个弃婴,其中的一个特写镜头是小弃

  在从张公公处回来的路上,他捡了一个弃婴(也即后来的小四子),在这里,小四子刚被捡回来时,师傅说“各人有各人的命”,然而小豆子还是收养了这个弃婴,其中的一个特写镜头是小弃婴赤条条的被大家围拢来,而他的周围是一片祥和而神圣的光晕。这种偶然的祥和却是一种极其强烈的不和谐,他的被遗弃,正是小豆子自身的写照,包括后来段小楼与菊仙的结婚之夜,他伤心欲绝,去赴袁四爷的盛宴,临走时,替小四子他们盖被子,镜头出现了与小时的师兄二人相拥而睡一样的情景。在小四子身上他不仅始终印证着自己的存在,而且这也完成了他作为一个女人的身份转变,被“强奸”,然后“有了”孩子,这个过程经过身心的双重痛苦裂变之后终于完成。
  如果仅是如此也就罢了,不幸的是,他虽然对镜像中的霸王和虞姬深深迷恋,但同时,他又在潜意识里反抗着这种身份的篡改,所以才构成了他的复杂人性,酿成了他的悲剧人生。这种反抗一直隐现在影片的始末,当小豆子唱到《思凡》一曲时,即使被师傅打得皮开肉绽,仍然还是那句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,甚至在听到师哥说“浸了水,手就毁了”,倔强的他宁可伤残自己,也不愿改变自己的身份。有意思的是,在影片的第二段,程蝶衣戒大烟期间,在巨大的痛苦中,影片以一个极具表现力的特写镜头展现了程蝶衣的无言的反抗,他的扭曲、变形的脸凝视着直插入鱼缸中的那只张开的手,让我不由得感到了一种绝望的、痛苦的反抗,而这种反抗,直到影片的最后达到了高潮,在经历了时世的沧桑变换之后,与十一年未见的师哥再次登台亮相,在强光直打的孤独中上演着二人的《霸王别姬》,程蝶衣终于又唱出了他的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。然而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,所有的都回不去了,也许这时他也不用再问:“虞姬为什么要死?”因为段小楼不再是“霸王”,虞姬死了,他也死了。终于他以他的死印证了师傅那句话:“从一而终。”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说,程蝶衣是有着他的强烈的男性身份指向的。他不是纯粹的同性恋者。
  正相反,程蝶衣是作为一个“女人”来爱段小楼的,也即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爱,一个女人对末路英雄的爱,他将自己的人生和戏混为一谈,他沉迷于自酿的如戏的人生中,在这份悲剧的爱恋中,展示了人性的沉沦与挣扎,展示了他的疯魔,他的恶。

文章标题:霸王别姬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dgt8.com/yikaoguanzhu/3726.html



最新标签

报名表单

  • 姓名:
  • 电话:
  • 专业:
  • 说明:

· 请认真填写您的联系信息以便我们更好的为您服务。


金榜启程艺考培训学校

地址:四川成都 招生电话:028-69188767 QQ:3134035528 1847938005 286225769
上坤金榜启程艺考中心 Copyright @ 2011-2015 成都艺考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